金鱼繁殖
首頁 > 美文欣賞 > 正文

?露天電影

發布日期 : 2019-06-06 點擊次數 : 來源 : 《山東教育報》(綜合版)

趙桐林
  40多年前,看露天電影,對我來說就是享受一場和過年同樣重要的盛宴。那時,露天電影的放映地點一般不固定,村莊的主要街道、小學的操場、農閑時的場院,只要地方足夠寬敞,支起兩根竹竿,掛起幕布,一個露天電影院就大功告成了。有時干脆連竹竿也不用支,工作人員將幕布的一頭掛在電線桿上,一頭掛在附近的樹干上,架好放映機就可以開始工作了。
  每當得知村里又要放電影了,我一整天都會激動不已。也不知為什么,放電影那一天,我和小伙伴們都會在課堂上聚精會神地聽講,認認真真地寫作業,有勞動任務大家也都搶著去干,好像不這樣做就會對不住晚上要享受的盛宴。而在放電影的日子里,老師對待我們也格外親切,不留一點兒家庭作業。
  終于熬到了天黑,我胡亂吃幾口晚飯,就急急忙忙地抱著小板凳往放電影的地方跑,生怕去晚了占不著好位置。電影放映前,以放映機為圓心,20多米的范圍內人頭攢動,叫嚷聲攪成一片。孩子們吵鬧著要為自己和家人搶占一塊看電影的好地方,那架勢就像一群餓狼爭搶一只兔子。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就為了爭一塊尺寸之地,能放下帶來的小板凳。
  夜幕降臨,銀幕下面擠滿了人,大家或蹲或坐或站,或吸煙或嗑瓜子或拉呱。有些調皮的男孩子為了獲得最佳觀影效果,有的爬上樹杈,有的爬上房頂,有的騎上墻頭,有的趴在人家的草垛上。真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電影放映前,工作人員照例要調試機器,在放映機強烈的光束里,孩子們在銀幕前做著各種各樣搞怪的動作,一會兒是一只晃著長耳朵的兔子,一會兒是一只伸著舌頭汪汪叫的小狗。影子投射到幕布上,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放映場上人聲鼎沸,耳朵靈敏的觀眾已經聽到了放映機那均勻、溫暖的“咔咔”聲,就像伏天的泉水倏地漫過腳背,沁入心田。仿佛事先約定好了一樣,霎時間,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睜大了眼睛。黑暗中,一雙雙眼睛像一串串夜明珠在熠熠閃爍,又像滿天的星星一不小心全都灑落到了小村莊的街道上……
  那時候放映的片子大多是戰爭題材的:革命英雄董存瑞、邱少云和狼牙山五壯士;紅軍飛奪瀘定橋、翻雪山、過草地;抗日根據地的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伴著波瀾起伏、引人入勝的劇情,大伙兒一會兒歡呼,一會兒流淚。一場電影看完,有關情節和人物總會成為人們茶余飯后談論的話題。
  我跟小伙伴們最愛模仿戰爭片里的故事情節:頭戴用柳枝或者楊樹枝精心編成的草帽,手握用柔韌的莊稼稈兒或者曬干后不易裂紋的黑疙瘩泥做成的盒子槍,茂密的蘆葦蕩、火紅的高粱地里便出現了我們矯健的身影,回蕩著我們高昂的吶喊聲。我們玩得是那樣的野:餓了就挖野菜、摘酸棗,甚至捉蛇、田鼠和魚來燒了吃;渴了就喝泉水、河水。有時,我們也用聲東擊西的詭計去偷生產隊種的西瓜,通常是一邊吃一邊模仿電影里的臺詞調侃看瓜人的呆頭呆腦。而“戰友”一旦“被俘”或受“重傷”,我們便嗷嗷叫著,寧愿“犧牲”自己,也要把“生的希望”留給他人,要“讓敵人血債血償”,因為這樣才符合電影里那些英雄的標準。就這樣,通過電影,革命英雄的信念潛移默化地滲透到我們的血液中,無聲地影響著我們的言行,鍛造著我們的人格,也讓我們茁壯成長……
  如今,在我的農村老家,露天電影幾近消失,但作為塵封在那個年代的美好回憶,露天電影永遠都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牽掛。就像一個母親,終生都在牽掛那個很小就離開自己懷抱去了遠方的孩子。
金鱼繁殖 9173403834319142110987598494246576189259247393654833552199375137816148939822117146028634221484248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